何济洲论李多宽书法现象
2019-03-24 15:39:00  来源:明升88网  作者:何济洲  
1
听新闻

  明升88网讯(何济洲)李多宽和我是多年的老朋友,对他的工作、生活以及书法艺术的学习和探索,我一直比较关注,饶有兴趣。他曾是中国海关多个海关的关长,是一位名符其实的官员。他就读毕业于闻名中外的北京大学历史系,又是一个典型的知识分子,他业余雅好书法,而且一坚持就是几十年。官员介入书法本是一件好事,但在时下却成了书法界一些人诟病的对象,什么官阁体,馆阁体、领导体、老干部体等。这故然有当下一些官员领导人文素质缺失,字写的不好有关。但中国书法几千年的历史,可以说就是文人士大夫和官员的书写史,那些彪炳史册的书法大家王羲之、颜真卿、苏东坡、赵孟頫、于右任等无一不是"文为儒宗,武为将表"之人。就是现代,我们的毛主席、周总理和朱老总,那一个不是书法大家。一般的官员字写的好的也大有人在,多宽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多宽作为一名官员,为什么能把字书好,而且写的如此之好?根据我近二十多年的观察,窃以为,首先是他的人文情怀。他虽然在仕途奔波几十年,北战南征,但始终不变的是他的文人风骨和书法情结。他在岗位之外,你很难把他与一个官员挂钩,他很少有时下一些人装腔作势之态。与他相处,是朋友,是良师益友,是哥们,是飲者,是义士。他的睿智、豁达、坦率、正直、真诚、友善、包容、关爱,总能让人感受到多宽独特的个人魅力。他大气而热情,象一团火焰,总能让周围的人感受火与光的温暖和光明;她智慧而豁达,像一盏航标灯,总能给彷徨着和需要的朋友带去方向、力量和信心;他豪爽而侠义,象一壶濃烈的老酒,只要一接近他,就会让他的酣畅淋漓所融化,这就是我所熟悉的多宽。其次是他的勤奋。他虽然工作很忙,也有不少正常的应酬往来,除此之外,他把所有业余时间都投入到读书、写字上去,常常在深夜挑灯鏖战。他把工作生活中的点滴况味,化在纸笔之间丝丝的磨擦声中。他的书法成于书案,但绝不仅仅是书斋的产物。他的书法作品是将几十年的人生经历和书写功力融为一体的艺术呈现。多宽书法师法自然,直入魏晋,按照中国书法自身学习规律一步步积累自己的书法语言。他很少奏热闹参加什么国展之类的比赛,因而他不像时下那些从大展的比拼中一夜成名的书法家,在我看来两者有着本质的区别。书法根来是文人的一种生活状态,是在自然书写中逐渐成长的。多宽与众不同之处就在于继续了这个传统,一日一日年复一年探索着、进步着,最终形成他自己清刚劲健意高境远的书法艺术风格。看看多宽的书法作品,真是比专业还专业,他的书法具有了时代的艺术高度,真正接续了中国书法的正脉血统。

  多宽的这种书法状态,我把他当作一种书法现象。这种书法现象再次说明,既便在当今的社会环境下,新时代的"士大夫"们仍然能写出属于时代的经典来。我们要学习和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在第十三届人大第二次会议上与文化艺术、哲学社会科学界代表的座谈时提出"士以弘道"的精神,特别是当下那些爱好书法艺术的各级领导们,像多宽那样在岗很好的履职尽责,业余坚持新士风精神,写好中国字,做好中国人,当一名真正的经得起历史检验的书法家。中国的书法艺术如何薪火传承,怎样坚持我们的文化自信,是广大文艺工作者的神圣使命,也是各级领导干部这一群体肩负的责任,使我们这个时代能够出现许许多多像李多宽这样优秀的书法家。这也许是言恭达先生把多宽书法展命名为"永恒的士风"意义所在!(作者何济洲系中国国际书画艺术研究会副秘书长、《书画中国》主编)

标签:何济洲;李多宽;书法
责编:李艳玲 崔欣
下一篇